<video id="nxtp0"></video>

      <strike id="nxtp0"></strike>
      <th id="nxtp0"><video id="nxtp0"></video></th>

      <code id="nxtp0"></code>

          <th id="nxtp0"><option id="nxtp0"></option></th>
        1. 男子和女友到裝飾公司交涉 雙雙被打成腦震蕩

          記者 張志杰

          2019-07-05 09:16:47  來源:西安晚報
          分享到:
           
          原標題:男子和女友到裝飾公司交涉 雙雙被打成腦震蕩

            房沒裝好婚沒結成,支先生提起自己的遭遇氣憤不已。

            裝修婚房原本是件讓人高興的事,但是對支先生和女友丁女士來說,他們的裝修經歷無疑是一場噩夢。圍繞到底交了多少定金,支先生和女友與西安紫蘋果裝飾工程集團有限公司各執一詞,兩人到公司交涉時,竟被對方打得腦震蕩,在醫院住了20多天。

            裝飾公司認為少交定金了

            正裝修的房子停工了

            事情是這樣的:2016年3月15日,支先生以女友丁女士的名義與西安紫蘋果裝飾工程集團有限公司簽訂了裝修合同,準備裝修他們位于北郊宮園壹號小區的一套兩居室房屋,紫蘋果公司核算了工程總價。支先生說,合同簽訂后,他按照要求交了7400元的定金。雙方約定,裝修合同3年內有效。簽訂合同后,支先生一直沒有讓對方施工,直到2018年10月22日,他們才帶著合同和收款收據等手續找到紫蘋果裝飾公司,商談房子裝修事宜。

            支先生說,紫蘋果裝飾公司的業務員檢查了他們的合同和收據并向經理匯報后,告訴他,他需補齊70%的工程款就可以開工。第二天,他向紫蘋果裝飾公司轉賬支付31430元,對方開具收款收據,還出了工程圖紙和預算表。幾天后,按照對方的要求,雙方又重新簽訂了裝修合同。舊合同和定金收據交由對方,對方當著支先生和女友的面撕毀。

            新合同簽訂后,紫蘋果裝飾公司施工人員開始進場施工。支先生說,因施工過程中增加了水電和防水,到去年12月25日,包括尾款、增加的工程款以及前期支付的款項,他共向對方支付了60576元。支先生說,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在房子裝修期間,對方工作人員白某某稱他和女友當初只交了3700元的定金,需要再補交3700元。一方堅持稱交了7400元,一方堅持稱只交了3700元,矛盾因此產生。

            男子和女友到裝飾公司交涉

            被對方多人打至昏迷

            支先生說,由于定金的收據被撕毀,他要求對方提供票據證明,對方并沒有提供票據,只是稱公司電腦記錄顯示他只交了3700元的定金。由于支先生堅持不愿補交這筆錢,2019年1月中旬,紫蘋果裝飾公司停止裝修。之后,支先生與女友為此事不斷打電話向該公司投訴、前往公司辦公地進行交涉,但是一直沒有結果。

            7月3日下午,記者從支先生提供的各種票據看到,除了沒有定金票據之外,其他每一項支付的款項都有轉賬憑證或者記錄。支先生說,當時7400元定金他交的是現金,對方開的定金票據與舊合同粘貼在一起。交給對方后,連合同一并撕毀了。之所以產生矛盾,就因定金而起。

            5月6日下午,他和女友一起到紫蘋果裝飾公司協商解決此事。支先生說,在協商過程中,雙方因言語不和,紫蘋果裝飾公司的人突然對他和女友動起了手,對方有10個人對他和女友動手,他和女友當場被打昏迷。不知過了多久,等他蘇醒過來后發現女友仍處于昏迷狀態,于是,他趕緊撥打110報警,并撥打120急救電話。隨后兩人被送到醫院救治。

            房沒裝好婚沒結成,支先生和女友提起自己的遭遇氣憤不已。支先生說,從事發到5月28日出院,他和女友在醫院住院20多天。

            記者在出院證明和診斷證明等資料上看到,支先生被診斷為“閉合性顱腦損傷、腦震蕩、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肺挫傷”;丁女士被診斷為“閉合性顱腦損傷、腦震蕩、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雙眼視網膜震蕩傷”。

            裝飾公司3人被拘留

            傷者準備進行傷情鑒定

            支先生告訴記者,事發后,他撥打110報警,公安碑林分局長安路派出所民警處警。出院后的一個月里,在長安路派出所的主持下,紫蘋果裝飾公司先后兩次與他和女友協商解決此事,但雙方始終沒有達成一致。6月25日,長安路派出所對毆打人員中的3人予以行政拘留。7月3日,支先生把自己裝修過程中的遭遇也反映給了工商部門。目前,他和女友正準備進行傷情鑒定。

            事情的起因只是3700元定金,到底交了還是沒交,弄清楚這個事真的很難嗎?7月3日下午,記者來到位于南二環的紫蘋果裝飾公司進行采訪。一位自稱店長助理的先生告訴記者,他對此事不太清楚,了解此事的龐姓工作人員正在休假,四五天之后才能回來。記者提出希望電話聯系對方,該店長助理表示不方便。7月4日下午,記者再次致電紫蘋果裝飾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店長生病不在,記者提出要聯系店長或留下聯系方式等回復,對方稱接觸不到店長。 文/圖 記者 張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