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nxtp0"></video>

      <strike id="nxtp0"></strike>
      <th id="nxtp0"><video id="nxtp0"></video></th>

      <code id="nxtp0"></code>

          <th id="nxtp0"><option id="nxtp0"></option></th>
        1. 產業黨委讓產業鏈開出燦爛花朵

          ——全省首個鎮級農業綜合改革產業示范區黨委助力鄉村振興調查

          2019-02-01 10:18:59  來源:漢中日報
          分享到:
           

            把黨組織建在產業鏈上,城固縣有著不一樣的做法。

            2018年12月27日,全省首個鎮級農業綜合改革產業示范區黨委在城固縣沙河營鎮掛牌成立,沙河營鎮黨委委員、人大主席張鋒剛也多了一個身份:沙河營鎮農業綜合改革產業示范區黨委(以下簡稱沙河營鎮產業黨委)書記。

            “沙河營鎮產業黨委是城固縣第一個經縣委組織部批準建在產業鏈上的基層黨委,屬于組織創新,與其他地方不同的是,不是簡單地把黨支部建在產業鏈條上,而是橫跨村、企、合作社的聯合黨委。”張鋒剛坦言,產業黨委雖然批復成立時間不長,但沙河營鎮先行先試,按照產業黨委管理模式已經運行了一年時間,作用明顯,以土地入股為例,過去在相鄰的幾個村聯片土地入股1000畝,需要耗費兩年時間,現在依托沙河營鎮產業黨委的力量介入,陜西果業集團1200畝產業項目用地僅僅兩個月就完成了任務。

            產業黨委的力量有多大?在脫貧攻堅、鄉村振興中有哪些獨特作用?筆者近期進行了走訪調查。

            破壁壘,黨委建在產業鏈上

            1月28日,在沙河營鎮產業黨委辦公室,筆者看到,沙河營鎮產業黨委組織架構圖、黨委班子和辦公室人員構成、運行制度、職能職責等全部上墻。

            “產業黨委不是形式上的組織,而是實實在在地運轉。”張鋒剛介紹,沙河營鎮產業黨委覆蓋劉葉、張家嘴、司家鋪、袁家營、安樂堂5個相鄰的行政村黨支部、4個合作社黨支部和7個產業園區黨支部,管理264名黨員,通過選舉產生黨委委員9人,黨委委員由鎮上的3名領導和部分村支部書記擔任。主要職責是承擔產業黨委覆蓋區域范圍內的基礎設施和項目建設的管理協調,協助鎮黨委推動產業發展。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作為基層治理的神經末梢,鎮級黨委本身日常事務繁雜,向上“一對多”向下也是“一對多”,在無先例可循又無政策支持的情況下,沙河營鎮為何要“吃螃蟹”設立產業黨委呢?沙河營鎮獼猴桃、設施蔬菜、草莓、雜果等初具規模,是產業大鎮、漢中市首批‘三變’改革示范鎮,按照產業規劃要建設產業田園綜合體,需要聯片土地5000畝,可現實問題是各村土地緊缺、需要跨村協調土地,由于村與村之間基礎不同,征地進度不一、矛盾多發,各個產業村和產業園區項目往往由不同的鎮領導包抓,最終他們遇到的問題往往集中到我這,解決起來難度大,不便于協調處理。”沙河營鎮黨委書記李志鵬是組建沙河營鎮產業黨委的主要推動者,他道出了初衷,“現在有了產業黨委,就是把黨組織建在產業集群上,一改過去在產業經營業主和產業園區中建立黨支部只需向上對鎮黨委負責的做法,通過黨組織關口前移,對有關產業發展上的問題,統一收集、歸口管理,讓各個產業村、產業園區之間橫向對接,打破區域、行業和黨組織間的界限,讓產業項目資金跨村整合使用,促進產業發展加速。”

            補短板,能人聚在產業鏈上

            李樹榮是葉家堡村黨支部書記,過去把村集體的獼猴桃產業經營得很紅火,但是近幾個月他的手“伸得有點長”,一心撲在了張家嘴村的征地拆遷和安樂堂村的產業政策宣講上。張家嘴村有幾戶農戶因種種原因就是不愿把土地流轉出來,導致這一片土地的流轉工作都停滯不前。李樹榮義務出面協調矛盾,工作很快做通,問題得到有效解決。

            一個村支部書記協調處理另外一個村的矛盾,這在常人看來有點不可思議,但在沙河營鎮鎮長肖利安看來卻是正,F象:“李樹榮有了產業黨委委員的這個身份,干的這些工作不算越位,這正是產業黨委創新機制激活黨員能人作用的典型;目前,像李樹榮一樣的黨員能人跨村服務的不在少數,彌補了村級自治的功能短板。”肖利安說,“各個村的村干部能力大小不盡相同,面臨的挑戰也不同,有的村干部干起工作來得心應手,有的則力不從心。比如,同樣的產業政策,每個村都要宣講一遍,村干部執行起來因為理解不同,有的就會跑偏,這就讓鎮干部在這些事情上耗費了更多精力。以前,像李樹榮這種能人,他只能在各自的村發揮作用,想幫助其他村發展也是名不正言不順。”

            據了解,沙河營鎮產業黨委建立以后,每月集中召開一次工作點評會,村干部放在一起比一比,相互之間有了競爭,一些干勁不足的村干部感到了壓力,找到了改進方向。最為關鍵的是,產業黨委賦予黨員能人跨村、跨園區協調的職責,哪里發展有問題,就全心全意撲在上面集中解決,好的經驗作法、政策傳導等可以在產業示范區內迅速落實。

            肖利安坦承,過去一旦發生矛盾就由鎮上的干部出面協調,不計人力、時間,直接影響到整個產業建設進度;現在讓黨員能人在產業黨委中發揮作用,實現產業黨委內部消化矛盾、自我調節矛盾,為產業發展節省了大量時間。下一步還要探索產業黨委運轉、管理的新路子,就是讓優秀的黨員擔任產業黨委的領導成員,激發更多活力。

            聚合力,群眾富在產業鏈上

            “產業黨委的作用不只于此。”在走訪中,劉家鄉村黨支部書記劉祝慶告訴記者:“以前各村每年給鎮上報各村的規劃,就算是田地相鄰的兩個村,在修水渠、田間路時都是各修各的,重復建設。大項目進來了以后還要再次修建新的基礎設施,F在產業黨委可以跨村進行基礎設施建設,更加科學合理。”

            對此,李志鵬認為,以前這些問題,是各打各的“小算盤”導致的。以合作社分紅為例,同類型但不同村的合作社分紅金額差異很大,這樣不利于凝聚合力。利益均衡化是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一招。產業黨委從建立初期就注重頂層設計,統一建設、統一利益分配,一方面防止各村、產業園區之間唱“獨角戲”和無序競爭,另一方面防止產業園區把農民排除在產業鏈外、造成產業壯大農民卻不增收的現象。

            因此,早在去年4月,沙河營鎮就規劃出臺了《農業綜合改革產業示范區在三變改革中村社企合作經營項目利益聯結及收益分配的指導意見(實行)》,明確了村集體、企業主、貧困戶、農民的各自利潤分配比例,促進利益均衡化。

            壁壘打破了、短板補齊了,沙河營鎮依托產業黨委的組織優勢,大力引進產業,一個個跨行政區域的產業項目應運而生。截至目前,產業黨委轄區內,流轉土地6000畝,占耕地面積的近70%,吸引陜果集團、漢中誠成公司、漢中勇帆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城固縣滿園公司等多家企業(項目)進駐發展獼猴桃、花卉、雜果等6大產業,這些項目全部與村集體合作社掛鉤,將實現多方共贏局面。

            農業經濟學家、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博導王征兵教授認為,沙河營鎮產業黨委不僅在于黨的基層組織設置形式的創新,從“單兵作戰”到“聯動共贏”,更重要的是組織圍繞產業轉、黨員跟著產業走、干部盯著產業干,把黨組織優勢真正融入產業優勢中,黨建與經濟發展找到了較好的結合點,幫助群眾實現了市場收益最大化,促進了鄉村振興。

            本報通訊員 鄔正鵬

          (采編:城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