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nxtp0"></video>

      <strike id="nxtp0"></strike>
      <th id="nxtp0"><video id="nxtp0"></video></th>

      <code id="nxtp0"></code>

          <th id="nxtp0"><option id="nxtp0"></option></th>
        1. 緬懷為新中國成立而犧牲的城固籍烈士

          通訊員 王長江

          2019-07-24 16:56:02  來源:城固網
          分享到:
           
          原標題:緬懷為新中國成立而犧牲的城固籍烈士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經過多方尋找資料、查閱檔案、采訪辯證,現將為了新中國成立,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從土地革命、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英勇犧牲的部分城固籍的革命先烈相關資料整理出來,因時間久遠,資料稀缺,加之本人能力有限,所敘資料難免遺漏尚多,懇請各界朋友給予補充修正。

          城固烈士垂青史鮮血染得國旗紅

            我在北京工作的十年里,無數次路過天安門廣場的人民英雄紀念碑。1991年元月回到城固縣28年了,我卻忘不了毛主席那段感人的教導:“成千上萬的先烈,為著人民的利益,在我們的前頭,英勇地犧牲了,讓我們高舉起他們的旗幟,踏著他們的血跡前進吧!”據悉全國含臺灣、香港、澳門的36個省、市區共有1347個縣,另有117個自治縣。每一個縣都有革命先烈在各個階段的革命斗爭中,為了新中國的成立,流盡了他們最后一滴血。

            據我幾年來在城固縣從有限資料中獲悉:

          1、名載史碑的153位革命烈士

            聳立在城固縣南沙河景區中的革命烈士紀念碑上記載著1921—1949年期間為中國革命犧牲的153位革命烈士。其中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烈士1人,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烈士83人,抗日戰爭時期烈士16人,解放戰爭時期烈士53人。其中有22歲就參加革命斗爭、1925年入黨,1931年4月僅30歲就壯烈犧牲的劉平衡烈士;有1930年秋在城固縣立中學入黨,1933年4月被選為縣委書記,1935年2月28日因叛徒出賣,被國民黨38軍逮捕的第二天,即被殘酷活埋于漢中西郊荒野、年僅23歲的劉善長烈士。

            這銘刻著153烈士英名的城固革命烈士紀念碑,已經成為廣大黨員、干部、群眾接受革命傳統教育、革命英雄主義教育、愛國主義教育的紅色基地。每年清明節、七一前后,機關單位、社會團體、中小學校、烈士后裔及游人紛紛前來緬懷先烈,重溫黨誓詞、掃墓公祭活動。

          2.名標史冊的115位革命烈士

            筆者查閱了中共城固縣委黨史研究室于2009年9月編印的《中國共產黨城固縣歷史、第一卷》。從該書83—86頁的附錄3、附錄4中,刊登的《1949年底前犧牲在外的城固籍烈士(表)》,(60人)和《1949年底前犧牲在本縣的城固籍烈士(表)》(55人),合計有115位烈士。

            經過筆者反復比對查證、請教縣黨史辦、政協文史委、老干局相關同志后得知,這115位在以1949年底為界限而統計的在外省、市、地犧牲的張毓秀、徐志忠、孫治豐、劉治平等60位烈士,在上述時間段內在本縣縣域內犧牲的黃更田、王吉祥、唐銀山、龔木生等55位烈士均為男性,大多犧牲時間從最早的1933年1月到最晚的1949年10月的16年中,犧牲在外省市地的地點包括陜西商縣、扶鳳、西鄉、三原、寧強、寶雞、白河、眉縣等地以及熱河、江蘇、安徽、湖北、山西、淮海、甘肅、內蒙、浙江、河南、遼寧、山東、福建等省。盡管資料不細不全,亦可看出烈士們絕大多數是在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遼沈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及解放陜西關中、陜南的戰役中英勇獻身。

            而犧牲在本縣的戰士,犧牲地點包括城固縣的北部山區三娘廟,濫壩街、畢家河、大木廠、小河口、洞陽宮、文川街、龍頭寺、紅廟梁、張家樓、五門堰、水磨河、油坊溝、景家山等地。經分析認為:烈士們大都是在從事早期武裝革命活動、地下黨組織抗租抗稅、反霸懲惡、與國民黨反動勢力斗爭中犧牲在上述這些山區村寨,街頭河畔,荒古寺廟德。黨旗下,這些英雄們在槍林彈雨中,在敵人的屠刀下,高喊著:“中國共產黨萬歲!”高喊著:“為了新中國,前進!”的口號,倒在血泊中…

            他們中間有1924年入黨,1927年回到城固堅持地下斗爭,兩度被捕入獄遭到酷刑折磨,于1929年7月逝世時年僅29歲的城固黨組織創始人陳俞廷;有土地革命時期擔任中共城固縣朱家灣支部委員,1945年7月被國民黨漢中警備司令部逮捕,曾誓言“壯志忠貞灑碧血,吾頭甘愿為黨落”,犧牲時剛剛30歲的陳利民烈士; 還有“舍生取義,浩氣長存”的中共城固西原公支部書記張俊仁烈士,1933年1月21日犧牲時僅21歲,他堅貞不屈的說:“你們殺了我一個,千萬個受苦難的人們會給我報仇!”以及1932年10月入黨,擔任紅二十九軍第三游擊大隊隊長的城固許家廟竹園村胡哲烈士,1934年8月犧牲時僅22歲……

            他們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尋找城固籍抗日老兵

            “一寸山河一寸血,四萬萬同胞千萬兵。”1937年7月1日夜晚,盧溝橋畔響起了日寇全面侵華的槍聲,槍聲也宣告了中華民族全民抗戰的開始。

            據報載:中國人民在抗戰期間,共擊斃、殺傷、俘虜日軍150余萬人,中國軍民付出的傷萬則達到3500萬人以上。另據我從陜西省檔案局查的資料顯示:八年抗戰期間,國民政府在陜西征兵1156217人,占全省總人口的12.35%;同時陜西境內共有4.3萬人參加了八路軍,奔赴前線對日作戰?箲鸢四昶陂g,國民政府從城固征兵近10萬人,他們入伍時年齡最大者30歲,最小的15歲。這些戰士們隨所屬部隊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全國各個抗日戰場,許多城固兒郎英勇的犧牲在了殺敵戰場,至今沒有留下姓名;他們為中華民族抗戰勝利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們是城固人民的驕傲。

          城固籍抗日老兵健在的僅有17人

            他們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經過筆者堅持不懈的查訪,基本上弄清了目前仍然健在的城固籍原國軍抗戰老兵僅有17人(均為男性),他們大都是90歲以上的白發老人了,其簡況介紹如下。

            曹明祥,現年95歲,城固縣三合鎮人,1945年隨90軍53師159團,在河南省靈寶縣參加了接受日軍某部投降的儀式;胡永合,現年93歲,城固縣桔園鎮人,1944年隨16軍109師325團3營8連,參加了對日平綏戰役;賀德福,現年89歲,城固縣龍頭鎮人,1943年隨193師1團3連在河南參加對日西峽口戰役;

            王崇貴,現年90歲,城固縣上元觀鎮人,1945年隨鄂陜贛邊司令部參加對日老河口戰役;周明智,現年93歲, 城固縣龍頭鎮人,1943年9月隨山地兵團42師124團參加鄂西北會戰;陳成家,現年89歲,城固上元觀鎮人,1943年隨西北軍40軍在河南省靈寶縣縣城,參加對日軍的巷戰;饒五倫,現年100歲,城固縣城馬家巷人,1938年參軍,先后在湯恩伯部隊多次參加對日戰斗;李孟杰,現年93歲,城固縣原公鎮人,1941年隨71軍87師赴云南省龍林縣參加對日作戰;張钖光,現年88歲,城固縣翟家寺村人,1945年5月,隨新6軍207師621團,赴云南曲靖參加對日湘桂戰役;李建峰,現年91歲,城固縣文川鎮人,1940年隨90軍53師159團在陜北宜川縣集宜鎮參加對日作戰;余建哲,現年94歲,城固縣龍頭鎮人,1937年冬年隨59軍180師540團3營,先后參加了對日襄陽戰役、宜昌戰役、河南南陽戰役;胡德春,現年91歲,城固縣崔家山鎮人,1945年3月 隨新編90軍28師,加了歷時半個月的山東青島鳳凰山對日戰役;聶龍光,現年88歲,1945年2月,隨29軍30師79團,參加了在河南商州的對日交戰;楊峻德,現年91歲,城固縣龍頭鎮人,隨某獨立團排炮連,先后在陜西潼關、京郊順義縣等地參加了對日作戰;徐光榮,現年93歲,城固縣桔園鎮人,1941年隨42軍預備7師21團迫擊炮連,駐守陜西省韓城市黃河前沿,為阻止日軍過河,參加了對日防御戰斗;馮樹明,現年90歲,城固縣沙河營鎮司家鋪村人;石景峰,現年89歲,城固縣博望辦事處石家壩村人,黃埔軍校第11期學員。

            以上資料,僅僅只是這17位抗日老兵在對日作戰中的部分戰績。他們都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國家有難,我們就得上戰場打東洋,還有多少城固籍熱血兒郎犧牲在抗日戰場上,至今沒有留下姓名!”

          九旬抗戰老兵的愛國豪情

            盛夏的日前,筆者推開了龍頭鎮龍頭村7組96歲抗日老兵周明哲的家門。在黑底金字的《抗日英雄》牌匾前,專門戴上了金光閃閃的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的周明哲老人,向我滿懷激情地回憶起了70多年前那炮火連天的抗戰歲月……

            周明哲17歲入伍,到漢中天臺山駐地參加了攀崖爬山、過索道、破襲等科目訓練后,正式編入國民軍山地兵團42師124團,經商洛以日行軍100多里的速度,開赴河南周家口、湖北老河口一帶的布防,隨即參加了收復鄂西北的對日作戰。那是1943年5月,與其遭遇的日寇是驕橫兇殘、不可一世的岡田少佐騎兵團,輪番向我陣地發起強大攻勢,已擔任前衛連中尉排長的周明哲,在連續擊退日軍的進攻,子彈打光后,參加了營敢死隊,用滾木、擂石繼續與瘋狂圍攻的敵人搏斗,所有干糧吃完后,就趁戰斗間隙,挖野菜、刨土豆吃,吃的滿手滿臉都是泥,戰士們互相看看還哈哈地笑。犧牲和負傷的戰士很多,但是大家士高氣昂,斗志堅強。直到第四天深夜,敢死隊悄悄潛入敵軍馬場,架起機槍專打馬匹,擊斃日軍戰馬無數,沖鋒號趁勢響起,一舉殲滅了這個氣勢洶洶的日軍起兵團,大獲全勝。

            周明哲說:抗戰八年,犧牲了無數的抗日戰士,很多戰士;來不及掩埋,來不及統計,至今不知姓名,成了無名英雄。譬如,194年和我同一批從城固參軍的老鄉有83個人,到抗戰勝利、到全國解放,回到城固的只有我一人了,他們都犧牲了!

            在14億人民舉國歡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今天,筆者謹以此文作為獻禮!讓我們永遠緬懷全縣、全市、全省、全國各地無數為了新中國的解放而壯麗犧牲的革命先烈們!讓我們牢記毛澤東主席:“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的題詞,為祖國的繁榮興旺,為社會主義新時代的飛躍前進,努力奮斗!

            (作者:王長江)